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肖练 > 我们的“胸前”故事——写在“粉红丝带”运动20周年

25
2012

我们的“胸前”故事——写在“粉红丝带”运动20周年

女性从乳房开始发育,意味着她第二性征的出现以及身体的渐渐成熟。

乳房与性有关,本来和肩、腹、臀等其他部位一样,没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然而从文化历史角度探寻女性的乳房,你会发现,乳房早就不是乳房本身。

德拉克罗瓦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

“他们”的“乳房神话”

1997年美国人Marilyn Yalom因此写了本《乳房的历史》,书中她回溯历史,涵盖过去25000年,特别侧重某些时代,指出在那几个时代里,乳房早就被赋予某些特别意义。作者发现:乳房作为女性身体的象征,自古以来便有“好乳房”与“坏乳房”的不同形象。在圣经《创世记》里,夏娃既是众生之母,也是妖妇的原型;但无数的艺术作品也显示:夏娃苹果般的乳房也被比喻成引诱人类堕落的禁果。

当“好乳房”的形象占优时,人们赞美它的哺育功能,甚至成为宗教灵性与政治养分的来源:5000年前,西方与近东古文明普遍崇拜女性偶像,乳房的形象便是“好”的;4500年后,意大利盛行圣母乳子像,乳房的形象亦是如此的“好”;200年前,法国新共和诞生,裸露的乳房则象征了自由与平等。

当“坏乳房”的形象当道时,乳房成为诱惑与侵略的象征,不仅圣经《创世记》的观点如此,希伯来先知Ezekiel也将耶路撒冷、撒马利亚两座城市比喻为一对放荡的娼妓,有着罪恶的乳房。莎士比亚经常描写“坏乳房”,其中又以恐怖的马克白夫人最令人胆颤。坏乳房常和性与暴力连结,大量出现在现今的电影、电视、广告书籍中。

不管好乳房还是坏乳房的形象,多半是在表达男性观点,从男性视角出发。

关于乳房尺寸,在中国古代,好的乳房,是小乳,古人又称丁香乳,所以女子不但不隆胸,反而束胸。现代作家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描写过这种古典乳房:“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心。”

西方一向有“乳房崇拜”的传统。文艺复兴时期,开创了纵情讴歌乳房的传统。审美的乳房与哺乳的乳房分道扬镳。乳房作为核心性意象的时代开始了。接着,紧身胸衣收紧女性的蜂腰,将胸部上推,塑造出一个个克服地心引力的高耸胸脯。裸露的胸前也要化妆,涂的是有害物质铅粉,这会使胸脯变得雪白,光彩照人。衣香鬓影的舞会上,名媛贵妇丰腴的乳房,像花朵一样热烈开放,乳沟深深,完美展现出女性柔媚、艳丽的魅力。在欧洲,乳房终于成为女性身体裸露与装饰艺术的中心,也成为男人性兴趣的焦点。二十世纪,借助好莱坞电影,西方的性感乳房观念传遍全球,拉娜·特娜、玛丽莲·梦露等胸部丰满的女明星成为世界偶像。

男人们不仅界定出好坏乳房,还发现了乳房蕴含的商机。19世纪后,伴随着工业化与后工业时期的快速步伐,大众对“乳房”这个符号的要求也成倍数增加。在审美潮流的演变中,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广告密集轰炸女人,刺激她们购买各式乳房支撑、塑形与增大品,包括紧身搭、胸罩、乳霜、乳液、矽胶填充物、各式减重课程与健美器材。乳房的商业价值,是在这100年中才被资本主义充分利用、成为商机无限的物品的。

女性夺回乳房的抗争

虽然每个女人的身上都有这样的宝藏——乳房,但是长期的紧身胸衣,涂着有害铅粉的雪白胸脯,那些男权世界定义的“好乳房”,令女人受伤、厌倦乃至愤怒,于是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女人开始了漫长的“乳房”抗争史。

第一种抗争是“解放”。

从世界现代时装发展史的开端,就可以看出女性对自己乳房的解放运动。

1905年,保罗布瓦列特提出“要把妇女从紧身胸衣的暴君中解放出来”的口号,据说是受太太迪尼斯布列(Denise Boulet)的影响,她试穿了丈夫设计的乳罩和 吊带,现身说法解放身体后的轻盈和愉悦。接着香奈儿设计出简朴的运动衫(Jersey suit),维奥涅特则用斜裁法,运用柔软面料,令服装更加符合女性身体的需求。邓肯穿着他们设计的裙子舞蹈,人们在台下一边看她的舞姿,一边为她不受任何束缚的胸脯着迷。

香奈儿知道男权世界的威力,她后来的服装设计,是对the belle epoque时代为取悦男性的大胸大屁股装束的反叛。她想让女人从骨子里抛弃紧身胸衣的束缚。

第二种抗争是“重塑

抛弃了紧身胸衣的女人们,一度不晓得如何对待自己的乳房。而时代标准似乎早就确定。一个女人的乳房如果不符合“时代美”的标准,她自己也很难喜欢它。

为了符合20世纪50年代流行的瘦削身材与丰满乳房,美国女人花费大笔金钱,只为打造出消瘦的下半身与巍然的上半身。美国最流行的美容整形手术是抽脂与隆乳,各个年龄层的女人都以宗教般的狂热减肥,厌食症、暴食症比率激增,成为流行病。内衣设计总是迎合体态美的潮流,比如20世纪20年代苍蝇拍般扁平的身材,50年代则流行炮弹般性感的乳房,胸罩的设计也跟着改变,忽而压抑隐藏乳房,忽而将它挤托高成苹果与鱼雷形状。

第三种抗争是“觉醒”

作为女人,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双乳?你该如何遮掩、怎么使用它们?你会因为怕乳房下垂而拒绝给孩子喂食母乳吗?你使用何种乳罩?你会隆乳吗?你会拿乳房作为商业、政治工具吗——譬如特地穿得暴露?你发现有肿块时决定接受何种治疗……所有这些,都基于这样一种认知,女性的自我觉醒——这是我自己的宝贝,我有权全权处置。

2008年,美国境内一共实施了307230例隆乳手术,平均手术费用为3700美元。有趣的是,同年,有20967名女性进行了所“缩乳”手术,她们再次花钱不菲,请求医生帮她们取出之前植入的各种假体。

不知何时,乳腺癌猝不及防地来了。乳腺癌(breast carcinoma)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据资料统计,发病率占全身各种恶性肿瘤的7-10%,在妇女仅次于子宫癌。它的发病常与遗传有关,也跟压力有关,是一种严重影响妇女身心健康甚至危及生命的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全世界每年约有120万妇女发生乳腺癌,有50万妇女死于乳腺癌。北美、北欧是乳腺癌的高发地区,其发病率约为亚、非、拉美地区的4倍。我国虽是乳腺癌的低发地区,但其发病率正逐年上升,尤其沪、京、津及沿海地区是我国乳腺癌的高发地区,以上海最高。

我们的呵护行动

《连线》杂志封面

夺回乳房的行动仍然在继续;女性心存忧虑,不仅因为乳房早已不堪重压——不仅要负责哺乳,而且要负责性、充当工具。

男权世界对乳房的利用行径一直没有停止。以两个知名杂志的封面为例:一是2010年8月美国科技杂志《连线》的封面上刊登了一副真人乳房,这张封面引起许多女性科技工作者、女性专栏评论家的批评,指责杂志利用女性身体来促销刊物。女性科技博客作者辛迪·柔优(Cindy Royal)的声音最强烈,她在自己的博客中描述了从信箱中接到该期杂志时的心情:“乳房!整个封面。一对乳房。没有脑袋,没有身体其他部位……只有乳房!当然啦,它是关于人工组织再生的故事,难道没有其它可能的视觉呈现方式更好地表示它了吗?只是一对乳房?没有其它方法来吗?”

《连线》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辩解道:“这期封面故事是关于组织工程(tissue engineering),而且是关于乳房组织工程的。与其它那么多带乳沟的杂志封面相比,很难找到像这幅这样更能准确表达编辑意图的图片了。”

另一张封面是2012年5月13日的《时代》周刊的封面,36岁Jamie Lynne Grumet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封面是一张她和3岁儿子的照片,照片中,儿子站在板凳上吮吸她的乳汁。Grumet的做法引来无数非议,甚至有人称她对儿童性骚扰。 Grumet自己后来也坦诚这是炒作。舆论哗然之余,只有《时代》周刊在一边因为发行量猛增而偷笑吧。

乳房所蕴含的无穷的胸前故事虽然老套,但是总能触发谈资,并俗气地达成男人预设的目的。

演变出事故的“坏”乳房,曾经是“好乳房”,可是这个世界不只有好乳房的传奇,还有“坏乳房”的创伤。

当胸前故事演变成“胸前事故”时,只有女人——那对乳房的拥有者,才是最受伤害的那一个。

是时候自爱了!作为女性,珍爱、呵护自身的固有宝藏,让我们的乳房成为“健康好乳房”,定期检查、呵护它们,即便不幸染疾,也要跟乳癌抗争。

所幸的是,粉红丝带运动,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场全球化的没时间节点的运动。

2012年,雅诗兰黛公司宣布其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创立20周年。今年活动的口号是“勇气——坚信一个没有乳腺癌的世界,我们携手并肩,直到梦想实现。”该主题突出强调了集团20年来致力于通过教育及医学研究攻克乳腺癌的承诺。绝对有理由纪念乳腺癌防治运动的创始人、粉红丝带的创造者们!

Tips:

“粉红丝带”运动是于1992年10月由美国雅诗兰黛集团资深副总裁伊芙琳·兰黛(Evelyn Lauder)和美国《自我》杂志主编彭尼女士(Penney)共同首创的、以佩戴“粉红丝带”为标志的全球性乳腺癌防治运动。

  1992年,Charlotte Hayley,一名和乳腺癌搏斗了多年的美国患者,生产了一种桃红色的丝带,她在随售的卡片上写道:全国癌症协会每年的资金预算是18亿美金,5%用作癌症的防治,让我们戴着这丝带来唤醒我们的立法者吧!

她的留言被迅速传播开去,并迅速地引起Penney和Evelyn Lauder的关注。她们主动提出要和Hayley一起合作来拓展她的想法。在和Lauder商妥合作机遇后,Hayley和她的律师一起提出丝带的颜色为粉红色。于是粉红色的丝带便成为了全球防治乳腺癌标志。

在她们的倡导下,美国各地成千上万名妇女自豪地在胸前佩戴上了粉红丝带,“粉红丝带”于是成为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的标志。每年十月为世界乳腺癌防治月或警示月,每年10月18日为防乳癌宣传日,十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定为粉红丝带关爱日。“及早预防、及早发现、及早治疗”是粉红丝带乳癌防治运动的宗旨。

  这枚小小的粉红丝带,让希望传递,提示着女性与身边的每一个人,认知乳房,关心自身的乳房健康,关爱乳癌患者。

(本文已刊发在《周末画报》)

推荐 3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肖练 肖练

大学任教,时尚流行文化专栏作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下沙里头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 2014-02-09

    青春之花在最好的时光没有绽放,在行将枯萎之时也会延迟凋落,尽情享受还算美好的生活吧!一个境遇差不多之人的感慨

  • dat21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 2014-02-09

    (嘻嘻)中国的家庭教育真是怪,不让孩子年轻时谈恋爱,等到快而立之年了却催促他们结婚,短时间只能病急乱投医

  • 欣子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当时学校组织写生,去山西平遥古城也是这种感觉。。 本来非常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城市,但是去感觉不到这种东西。反倒是各种城市所有的充斥整个街道,弄堂。。

  • 身无半亩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这一代用于思考人生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国内的旅游景点有不少都是如此,如实反映了当地管理部门和官员文化素质的极其低下。非短期内可以改善。几十年来的文化摧残已结出了累累硕果。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同意楼上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为什么都是败家子当父母官呢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中国大陆的许多东西——甚至可以夸张一点说所有东西——在“唯物主义”的旗帜下都已庸俗化了。可悲可叹!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多数 游人喜欢看原版,不喜欢看翻版。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当地父母官严重无文化,只有经济,短视

  • 王烁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礼失求诸野。建议人文类杂志派人去香港,去台湾,去日本,去韩国,去越南,做篇大文章,《在野的中国文化》。

  • 财新网友 在 亲历MSC DIVINA神曲号下水礼 2012-06-16

    【蔚蓝岛屿】百年灵那照片应该不是你自己拍的吧,不然相机也太给力了!

  • 财新网友 在 MSC之旅: Portfino,在海边还是在云上? 2012-06-23

    【蔚蓝岛屿】what a place!标志那头牛(?)好有皮肉感,哈哈!

  • 财新网友 在 Art Deco之轻“羽”风暴 2012-02-07

    很神秘的很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