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肖练 > 淡季游北海

淡季游北海

扶老携幼地,去了一次广西北海。

早在研三时就去过北海,那时从桂林坐火车—南宁,再从南宁坐4个半小时长途汽车到的北海,那时的北海人少,去的季节是初夏。记得租了一把大伞,和三张沙滩椅,摊主答应我们仨(我和师姐师兄三人),帮我们看随身物品,以便我们可以下海游泳。

结局很是不堪,因为等我们畅游一番,上我们租借的伞下小憩,我们发现,眼镜证件钱包,统统不见了,追问借伞给我们的黑皮肤渔民,他说不知道,他们有别的生意要忙。

于是三枚率真的年轻人先去找警察,后来又天真地找《北海日报》社群访部门投诉。

结局自然很是无言。

我们仨后来终于像瞎子摸象般回到上海。几乎没看清银滩的样子,被偷掉的一切也自然泥牛入海杳无音信。记得我还在警察局悲愤地流下眼泪,在报社抱着希望,报纸可以给予曝光……哈哈,总之,最大的遗憾是,没看清银滩的样子。

这大概是我这次北海之行的契机之一了。

虽然称不上海岛控,但是要让我自主选择旅行目的地,我会情不自禁选择海岛。PP岛晕船的记忆犹新,蜈支洲岛也晕,坐邮轮去冲绳遇见大浪时也晕,但是预订涠洲岛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这些,我是冲着“中国最美岛屿”这一盛名而去的。

显然已经是淡季,北海。我爱淡季,我只喜欢看景,不要人挤人。

携程上购买自助旅行产品,很容易被带到沟里,譬如酒店,那些评分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幸亏我后来换了酒店,否则北海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酒店被子不换。

 

涠洲岛印象

坐高速快船去距离北海24海里的涠洲岛,只需50几分钟。

之前想象过这个岛屿:安静,闭塞,落后,干净,充满小国寡民的小满足。

涠洲岛是一座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南方北部湾海域的海岛,是中国最大、地质年龄最年轻的火山岛。该岛位于北部湾中部,北临广西北海市,东望雷州半岛,东南与斜阳岛毗邻,南与海南岛隔海相望,西面面向越南。

可能是雨季的缘故,我入住岛上一家相对比较新的酒店,就在海边。离鱼市场很近。岛上流行一种饕餮法,你可以去海鲜市场直接购买鲜活海鲜,然后出一点加工费,让任何一家排挡帮助加工。拿到酒店加工费稍贵,20元每斤。跟着,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啖海鲜了。

我们如此这般吃了三顿,也就疲了。鲜鲍才3.5元每只。石斑60元每斤。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螺。爱吃海鲜的,定规一饱口福。

岛上交通全靠私人小巴以及三轮摩托,也可以租摩托或者助动车,出行费用因而贵。车子在香蕉林里穿巡,本是很美的景致,不时看到一簇簇的三角梅盛放,简直就赏心悦目了。

正要抒情,令人不适的垃圾堆出现了。我很不解,这个最美岛屿的名头是怎么来的。如果,岛民们齐心协力,订好规矩,让小岛整洁干净,不乱扔垃圾,上岛费多收一点也应该没任何问题的。

不过到了火山口公园,感觉稍微好些了。这是国家4A级的旅游景点。因为是冬天淡季,人少,也整洁。黑色礁石组成的月亮湾,火山口的斑驳地貌,以及长在悬崖上的大片仙人掌,均有一种慑人之美。

第二天租车去了五彩滩和天主堂。五彩滩值得流连,虽然天下着细雨,路面岩石湿滑,但是完全可以想见,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这里的海水和沙滩定能折射出的奇异的色彩。

天主堂是有140多年历史的哥特式教堂,已经颇为破败,资料中说,还是卓琳先捐献了1万元,给当时已经空荡荡的教堂添置了桌椅。

我对天主教徒一直怀着好感,涠洲岛1万多居民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天主教徒。

天一直下雨,我吩咐酒店的厨房为吃多了海鲜的我们做稀饭,以及准备榨菜炒肉丝这种江南下粥菜,她们居然都肯做,真是把我激动坏了。

夜晚在海边漆黑的马路上散步,偶尔会遇见一两个背大旅行包的游客,他们戴着帽子,笃定地漫步,像是走在回自己家路上那般轻松。

回北海的海浪太大,原本以为风大,船开不了,又说会有北部湾来的慢船来接我们这些游客;一早起来打听天气,前台女孩子说船照样开时,我曾长长抒了口气。但是直到快船行驶在风高浪急的海面上,85%的乘客开始晕船呕吐时,我才感到归途坎坷。

本来想找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再来一次涠洲岛,为补看那些好景致,现在,这个念头显然被风浪吓退了。

 

北海走笔

怎么形容北海呢?

这是个地级市,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沿海城市之一。

在这里我看到了繁华,是各种色彩堆积在一起,各色地产广告堆积在一起,各色广西特色的人群组合在一起,热气腾腾腾的繁华。

银滩比记忆中大了不少。沙子十分幼细。可以想见夏天这个海上乐园的浪漫。

“海洋之窗”这个景点做得非常细致,是部航海教科书的做法。

北海吃的东西便宜。出租车便宜。道路宽阔。

住在长青路上的一家酒店,晚上出门就是夜排档。晚上享了口福之乐之后,白天就要忍受这条路上的污泥浊水。

北海有点脏。北部湾广场的某个夜晚,霓虹灯闪亮,你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张力,野心勃勃,夹杂着由大榕树写就的历史感。可是你踩在这片土地上,不禁会皱眉,因为商品包装纸到处飞舞,甘蔗渣,塑料袋,纸屑到处都是,然而这个城市似乎不在乎这些小节。

包括我后来去的长青公园,也是整治无方的感觉。草坪是黄的,里面充斥着垃圾;树叶腐烂在林子里,公园是免费了,但是却没有什么生机。而北海的老人们,却安于在逼仄的破房子下的走廊里,下棋或者打牌,旁边是一个臭气熏天的厕所。

我时常在想一些中小城市的发展。改革开放30多年,这些城市的人们,除了见识了财富的力量,竭力想掌握各种赚钱能力外,也许也学到了一些跟城市文化有关的东西,譬如我专门花时间去走的“北海老街”,就保留的一些旧街区,旧建筑——但是目的还是非常急功近利的产业化倾向。而且,小区与小区之间公共区域的脏乱差,甚至鸡鸭都放养的情形,这很难在江南地区看到。

 

东北司机

在携程购买的旅行产品,包括机场与居住酒店之间的接送服务。

接机的是位吉林男子。其实整个旅行过程,包括我专门租了一天他的车,他都算是实诚的。但是源于几年前在三亚被东北人宰,我着实对在旅游景区的东北人很少好感。

接机的司机非常热情——我其实有点怕这类热情得有点过头的人。

然后拉家常,说他孤身一人,来到北海闯天下,为的是给老婆孩子过好点的日子。我倒没立即觉得他是顾家好男人,因为领教东北人领教得多了(现在好些南方旅游景区都由东北人把持),接着我就开始说三亚宰客的事件,我其实是“豁领子”给他,他跟着也表示愤慨。

当晚送我们到酒店,热情地表示第二天要免费送我们去码头——其实码头离酒店很近,用走就可以。我知道他希望我后面可以用他的车。第二天,此司机猛打我电话,而我们其实早就到码头了。他则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嘱咐我们坚决不要听出租车司机的诱导去买什么东西。

涠洲岛之行结束后,我决心租一天他的车。我答应他要的价,他承诺不会带我们去买东西。但是等我们傍晚逛完老街时,他终于提出要求,说,能否去下两家店,就进去看看,不买也没关系。只要他领人去,客人就算不买东西,店主也会给10块钱——他强调只想赚个油钱。“每家给我10块,就是个油钱。”

我就知道这才是他盼望的。就分头进两家店买了点东西。那时他的态度还是热切依旧。我们买了东西出来,虽然不多,但是算是给了他面子。

直到知道我最后一天不再包车时,他立即失望了。

最后送我们去机场的还是他——这个费用我在携程早就付过了。

我知道,我们已经是个被开采过的废矿了。跟刚到这个城市时相比,他显然兴意阑珊。除了冷冷地说,昨天一个北京女客人买了6千多块钱珍珠饰品呢,言下之意“你买得太少了!”跟着就是说我们水果买得不划算,应该由他带着去批发市场买。

我厌倦了东北人的这套伎俩,这一套,在三亚厉害;在厦门也很猖獗;甚至在武夷山,也有很多东北人在开车。还真不清楚,他们是如何跟携程挂上钩的。

我有个好友是海岛控,最爱在东南亚潜水,终极理想是在泰国买房子,教人潜水。我曾经跟她争论,说三亚景色也不差,她说,至少在泰国菲律宾,你不用担心被宰吧——在三亚以及国内景点被宰过数次的我,即刻“关忒”。

在北海,没被宰,已是万幸了吧。

去北海机场的路上,后半段,一路无语。司机大人的确没出格,其服务在前两天,显然也是热情的。而我,还想要啥子呢?

总结:北海之旅成功!!!!(尤其是扶老携幼出行。)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