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肖练 > 一次重逢

1
2013

一次重逢

原本以为惟有自己才能设计她的生活,惟有自己才能给黎黎最多,如今,她心甘情愿地跟三个陌生人组成了一个家庭,并且相安无事地打算过下半辈子。而正是自己把她推向他们的……

 

 

一、回去,只是一瞬间的决定

 

“黎黎,你刚才说我胖了?”泽伊从背后绕住她光滑的肩头。

“嗯”。黎黎背对着他,似乎不愿意马上就面对这个刚跟她亲热过的人。她的感觉芜杂,甚至有些惊吓,她是被自己吓到了。

可是,算惊吓吗?刚才的一切,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此刻为何会滋生出这样的感觉来?

来参加晓蝶——泽伊表妹的婚礼,在8年之后,在她跟眼下这个男子分手的8年之后。

泽伊的每一寸肌肤,依然是她熟悉的,他的背依然是那么有弹性,臀部的那颗痣依然安静地呆在原地。他的手臂枕在她的头下,他的身体依然散发着淡淡的体香。某一霎那,她似乎穿越回过去,那是16年前,那对年轻男女彼此渴望而又手忙脚乱慌了阵脚……

“你都有肚腩了。”他的肚子贴着她的后背,她只顾喃喃地说。

“在我这个年纪,有点肚腩是正常的。我还算是保养得好的,我公司的女同事还夸我身材好呢。”泽伊用嘴唇贴在她的头发上。

他大她4岁,这么一算,泽伊也该38了。8年前,两人黯然分手,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种分手,那种分手带来的只是失恋;他们俩的分手带来的是“失婚”。像不少过不下去的男女一样,他们很爱,但是没多久就被婚姻打败,之后黎黎去了美国,泽伊则继续游戏人生。

同学的QQ群,是5年前就建立起来的。远在美国密苏里的黎黎,一年前才加入这个群。她在那个QQ群里是旁观者,时常安静地看着大学同学热烈讨论时事,由于时差的关系,自己很少加入交谈。两个月前群里有通知,她的同班同学,谈晓蝶,现年35岁的晓蝶,终于要嫁了。

晓蝶于她,不算最热络的同窗,两人同班,但是不住一个寝室,也非玩得来的闺蜜,所有的机缘,来自她是泽伊的表妹。

黎黎似乎只是在一瞬间就决定买机票前去上海,那个8年前她失魂离开的地方。她怀着某种情意结,她突然就想念这个城市的一切,她想再走一遍之前居住过的新华路,吃她爱吃的浓油赤酱的上海菜。某些时刻,这种情结像个雪球,越滚越大。于是她成了晓蝶婚礼上唯一一个从美国飞来的同学,那个愿意为了同学婚礼、不远万里飞来的大学同班同学。

“晓蝶说你要来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泽伊起身倒了一杯果汁,递到黎黎面前。

“我等下再喝,谢谢。”黎黎看着只裹着一条毛巾的泽伊,突然觉得有点不自然。这个人,在他们相爱的最初的6年里,一直跟他如此裸裎相见,那时,他们先是情侣,后是夫妻;黎黎相信,最后那两年,泽伊心有旁骛了。他是她的初恋,先是惊喜制造者,后是厚实的肩膀,再后来,则是麻烦,不停给她带来伤痛的麻烦制造者。离开的时候她曾发誓永不与他相见,但是时间一长,恨意慢慢褪去,就时常会午夜梦回,梦见他们在一起的情形。

8年之后,刚才,他们暴风骤雨般地,又聚合在一起,那种感觉,慌乱又无感——是的,无感。黎黎知道自己为何要用这个词。因为就在一小时前,他跟她来到她的酒店房间,他们交谈,互相开玩笑,她嘲笑他,他自嘲,始终笑着,任凭她用依然尖刻的语言,一如那时两人生活在一起时那么数落他。

 

二 但愿,失去了心碎的能力

 

“告诉我你这8年是怎么过的?”泽伊拿过一张椅子,在正对黎黎的地方坐下。

“我读书,后来结婚,嫁了个医生,心脏外科的,以防我不会心碎而死。”黎黎自嘲道。

“你原来有这高招,看来我也该找个心脏外科医生。因为我也属于‘伤心的人死于心碎那种’。”泽伊笑道。

 “你心碎个P啊,刚才听晓蝶说,你还单着,是我听错了还是怎么着?老王又说你一直在换女朋友,最近泡了个跳芭蕾的小女生?”

“小女生,胡说,是女青年。”泽伊点点头。

“那她怎么没一起来?”黎黎饶有兴味地问。

“她今晚有演出。再说,不是你要来嘛,我希望跟你单独聊聊。”

“你可不就如愿了吗!”黎黎哼笑了一下,接着拿起橙汁,喝了一口。看着眼前的泽伊,左手试探似的放到他的脸颊上,抚了几下,而后收回。“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吗?我来告诉你。我为你而来,这是你想要的答案吗?好吧,我就是为你而来。可能是为了看看你这些年过得如何,也有可能就是为了跟你做爱。”她吃吃地掩面笑了起来。

“你……留点美感行不?怎么嫁了老外之后,变得如此粗鲁了?记得你跟我那会,你是个淑女来着。”

    “淑女,呵呵,不如说是怨妇吧。”

泽伊讪讪地,想唇枪舌剑,但是又觉得不妥。实在没有说辞时,就站起身,一把搂过黎黎。

“我除了发现你长肚子了,还发现你依然贼心不死,眼睛看到美女就放电。”黎黎力图推开他。

“有吗?”泽伊使劲地亲着黎黎。

“你的女朋友有没有18岁?”黎黎问。

“怎么会,她刚过了23岁生日。”

“而你现在搂着的是个34岁的老女人。说说,我发现你长肚子了,你有没发现我长皱纹了?”

“你还是那么美,没看见你的皱纹啊。”

“那是为了来这个婚礼特地减肥的,你没看到我化了妆吗?”黎黎终于推开泽伊,背过身去穿上了睡袍。

“那么说说你的心脏外科丈夫吧,遇见他,你就不再心碎了吧?”泽伊笑着问。

“可不是,我也不知为什么,遇见他时,我就消停了。也许,我失去了那种心碎的能力了吧。”黎黎笑着回答,“他就是那种可以过日子的庸常的人,每天上班,手术,下班,接孩子送孩子。”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过这种生活。黎黎,8年前,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么绝情地一去不回头?不给我一点音讯?”泽伊站起身,再次攀住瘦小的黎黎。

“不会吧,我不希望我们的重逢变成一场控诉会。后来,我只记得我们之间的好事情了。”

 

三、是谁,填补了心里的那个洞

 

“那时你高三吧。我们一起参加一个英语比赛。赛后是去一个餐厅吃自助餐。吃到结束时,你帮着老师把餐盘收进大篮子,我看到你那么瘦小,却那么麻利,就帮你一起收。然后我们就交谈起来。我知道你居然优秀地被保送到我的大学了,就知道这小丫头不简单。”

“我们有过好时光的。”黎黎说。

“当然。查尔斯王子为何要回到卡米拉身边,因为卡米拉有适合他的温度。今天见到你,我居然心跳不已,我发现……我对你仍然有感觉。这是真的。”泽伊捧着黎黎的脸。

“别安慰我了泽伊,刚才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是34岁的中年妇女。你的女朋友多么新鲜,呵呵,刚过23岁生日,多么年轻,我真羡慕死了。”

“黎黎,别忘记我已经38,我比你老好吗?”

“男人40一枝花,女人不一样的。女人必须脚踏实地。说实话,我觉得我该感到不安,我刚才居然又跟你在一起了。泽伊,你我是不是都应该感到不安?我们都做错了事情了。真的,我们应该就此别过,就当没有见过面。”黎黎说着有点慌张地嗫嚅起来。

这时黎黎的手机响了。是要求facetime的铃声。“对不起,facetime时间,我可能得接听,可能是孩子们找我。”

“孩子们?8年里,你生了几个小孩?”

“8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四川不就地震了两回?”黎黎很不满地说。

“那你来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你过得不好?你的心脏科大夫比我更加不如?”泽伊不死心地问。

“他很好,是那种很nice的美国人,说实话他很朴实的。孩子是他前妻留下的。一个10岁,一个7岁。一男一女。小的很粘我。希望我可以在中国买旗袍给她。”

泽伊停顿了起码有两分钟。他眼见着眼前这个女人,慌张地像是想把刚刚被他们搞乱的床铺收拾整齐,只见她俯下身去捡地毯上的她的胸罩,他的袜子和内裤,扶起倒在地上的她的高跟鞋,接着又大口喝橙汁,像是要抚平内心的某种狂潮。她的眼睛眼睛偶尔扫他一下,旋即挪开。

手机又响了起来。黎黎犹豫了一下,任电话兀自响着。随后她打开箱子,找换洗衣服,泽伊则再次走到她身后,抱住她。

“你为什么要回来?”

“为了看到你吧,我也不知道。”黎黎在胸前握住他的手。

“你这8年,吃了不少苦吧。你一定恨我。”泽伊的声音有点变样。

“还好,都过去了。看到你过得好,我也心安了。”

“你在那个美国乡下,一定很孤单、寂寞。你跟老外丈夫,能像跟我这般默契吗?你对感情要求那么高,我时常想,你是怎么过来的?”

“泽伊,你想说什么?你要让我留下吗?你打算甩了23岁的青葱女孩,跟34岁的我再在一起?”

“她才23岁,有的是别的机会。我却不想再错过你了,黎黎!”

“可是,你还记得我们当初是如何相互伤害的吗?”黎黎嘴角向上,转头看着泽伊。

 “你还在怪我吗?你可以怪我。在你离开我后,我很难过,我反思了很久,你想想,如果不是当初那么喜欢,我们后来怎么会变得对感情肆无忌惮的呢?”

“泽伊,我不是怪你。我没有办法不走。那时关于你的传言那么多,我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担心你身上又发生什么令我难堪的绯闻。你太招惹女孩子了。最后那两年,你像块冰,拒绝融化,我只有离开。”

“可是,不是所有的夫妇婚后都会感情转淡的吗?如果说我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你一定不会相信。”

“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说过去了行吗?等下电话再响起来的时候,我必须接了。是要视频的,对方看得见我。我不希望他们看到什么。”

“很可笑呢,两个爱得要死的人发誓一辈子不分开的人,却没走多远就分开了,而这8年,你竟也没给我一点音信。”

“你若是想找我,怎会找不到!我们别互相埋怨了行吗?”

“黎黎,还记得我们在电脑里合成过的我们的小孩的样子吗?那是多么可爱的漂亮孩子,可是现在,你却把不是你生的小孩当成自己的孩子那么对待。”

“泽伊,说这些有意思吗?MIKE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帮我疗伤,帮我在美国安居,给了我一个家和内心的平静。我不想再那么折腾了,就是这么回事情。”

“那你,为什么回来呢?刚才,你为什么跟我……?”

“泽伊,很晚了。你的芭蕾女孩不会找你吗?”

“你回答我黎黎!”泽伊提高嗓门。

“你要怎样呢?一切都已成定局。我跟你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何要回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出席你表妹的婚礼,我又是晓蝶的同学。我知道可能会遇见你。”

“你肯定知道我在嘛!”

“是的,我肯定知道你会在。好吧,我就是为了跟你重逢,我承认了行吗?”

 “你明知道我对你有感觉,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要不然前面婚宴时,你那么激动万分,把红酒洒在我的裙子上。你是在玩邓文迪把红酒洒在默多克身上的把戏吗?”

“讨厌,正经一点行不? 8年了,就没一点长进,你那么刻薄,心脏外科医生受得了吗?”

“人老美听不懂我的笑话。”

“可是你甘心为他抚养孩子。”

“泽伊,你是要逼我控诉你吗?记得我们也有过孩子。”

“那时因为你刚找到工作,不能要。但是后来你也没打算再要啊。”

“如果形同陌路了,要孩子有用吗?”

“你没听说过,孩子就是纽带吗?那样你就不会毅然跟我分手,绝情而去。”

“泽伊,讨厌你那么装无辜。不跟你说了,我们见也见了。你去冲个澡吧,你的小女友在等着你呢。”

这时泽伊的电话响了,他同样没去接。接着来了一条短信。黎黎努了努嘴:“May I?"示意自己想看短信。泽伊痛快递过电话,黎黎翻看起来。短信上写着:“你还在婚礼上吗?是不是去闹洞房了?”是泽伊的女友AMY发来的。

“你看,她在等你。去洗澡吧!”黎黎平静地吩咐泽伊。

“你何时回去?”

“明天下午的飞机。明天上午去买点东西。”

“明天就回去?不用去老家看父母吗?。”泽伊说。

“他们如今都住在美国了。”

“那我明天陪你去买东西吧。我知道陕西路有家旗袍店很好。”

“不用了泽伊。别待我太好,我怕我真就不愿意回去了。。”

“只要你想留下,黎黎,一切可以重来。我发誓。”泽伊说。

“别发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可是,娜拉出走以后会怎样?我要是留下来,一切都从头再来,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会在到达终点前就失去耐心。”

“不会的。我们会有很好的家庭。那种有温度的家,有自己的孩子。我保证自己可以做能挣钱养家疼老婆的老公。”

“谢谢你,泽伊。谢谢你过了8年还能这么讲。说实话,能再见到你,并且再那么亲,我觉得足够了。我心里的那个洞——我也不知道为何有个洞,就似乎被填掉了。就此别过吧。你跟女朋友好好生活,别再伤着她。”

 

泽伊悻悻地走进浴室,他关上浴室的门,安静地坐在马桶盖上。黎黎则走到阳台上,打开facetime按钮,泽伊先听到她先跟她的心脏科大夫讲英文,再跟两个小孩说miss u very much.

这些对话中有无温度,他无法确认。

但是他的心绞痛起来,原本以为惟有自己才能设计她的生活,惟有自己才可以给黎黎最多。如今,她心甘情愿地跟三个陌生人组成了一个家庭,并且相安无事地打算过下半辈子。而正是自己把她推向他们的。

某一刻,他恨不得冲出浴室,终结阳台上的那番对话。他觉得一切都不会太难。然而他并未打开浴室的门。

 

那晚结婚的新人一共有四对。午夜的酒店门前,依旧话语喧哗。

黎黎送泽伊到大堂,陪他等的士。在车缓缓驶来时,黎黎握了握泽伊的胳膊,“再见了,泽伊!”

泽伊则动情地拍了拍黎黎的背。

“只要你一句话,黎黎。现在还来得及。”

“别傻了泽伊,快回去吧。”

车子嘎然停住了,黎黎推着泽伊钻进后座。她帮他关上车门,向他挥手。

    “这样再见,也不错……”黎黎自语道,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本文应《瑞丽伊人风尚》邀约而写)

 

推荐 1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肖练 肖练

大学任教,时尚流行文化专栏作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下沙里头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 2014-02-09

    青春之花在最好的时光没有绽放,在行将枯萎之时也会延迟凋落,尽情享受还算美好的生活吧!一个境遇差不多之人的感慨

  • dat21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 2014-02-09

    (嘻嘻)中国的家庭教育真是怪,不让孩子年轻时谈恋爱,等到快而立之年了却催促他们结婚,短时间只能病急乱投医

  • 欣子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当时学校组织写生,去山西平遥古城也是这种感觉。。 本来非常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城市,但是去感觉不到这种东西。反倒是各种城市所有的充斥整个街道,弄堂。。

  • 身无半亩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这一代用于思考人生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国内的旅游景点有不少都是如此,如实反映了当地管理部门和官员文化素质的极其低下。非短期内可以改善。几十年来的文化摧残已结出了累累硕果。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同意楼上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为什么都是败家子当父母官呢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中国大陆的许多东西——甚至可以夸张一点说所有东西——在“唯物主义”的旗帜下都已庸俗化了。可悲可叹!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多数 游人喜欢看原版,不喜欢看翻版。

  • 财新网友 在 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当地父母官严重无文化,只有经济,短视

  • 王烁慌张的曲阜 2012-10-16

    礼失求诸野。建议人文类杂志派人去香港,去台湾,去日本,去韩国,去越南,做篇大文章,《在野的中国文化》。

  • 财新网友 在 亲历MSC DIVINA神曲号下水礼 2012-06-16

    【蔚蓝岛屿】百年灵那照片应该不是你自己拍的吧,不然相机也太给力了!

  • 财新网友 在 MSC之旅: Portfino,在海边还是在云上? 2012-06-23

    【蔚蓝岛屿】what a place!标志那头牛(?)好有皮肉感,哈哈!

  • 财新网友 在 Art Deco之轻“羽”风暴 2012-02-07

    很神秘的很高高